对上层社会来说,打造「努力就能成功」的幻想是必要的

2020-07-04 524人围观 ,发现90个评论

对上层社会来说,打造「努力就能成功」的幻想是必要的

退化到没有手机跟脸书的时代就已经够无趣了,竟然连维度都能退化,得来到二维世界的平面国?──这是当初翻译平面国时,第一个从我脑海里浮上来的气泡。

开始翻译,低头俯瞰平面国的生活后,我才发现,因为退化到没有网路、没有脸书,连身高都没有(对我这种矮个子来说真是福音来着)的世界,那些隐藏在现实生活中无法撼动的社会阶级制度、人性盲点、各式各样的偏见,反而变得无比清晰。

从这个角度来看,平面国比我们的三维世界更立体。

举例来说,住在仁爱路上的上流人士,和我家附近公园的流浪汉,最起码脱掉衣服,他们的外貌体型也没有什幺太大差别。而书的第一章即提到,在平面国的阶级制度中,不同阶级的国民,外表不同截然。最底层的是等腰三角形,再来是正三角形、正方形、正五边形,越来越高贵,直到站在社会顶点的圆形。

乍听之下似乎跟我们差很多。

但是从平面国国民的眼睛看出去,不同的形状全都成了一条直线,几乎没有任何差别。换句话说,对平面国的人而言,几何形状是「肉眼无法察觉,但确实存在的差异」。平面国的人,边是他们的外在躯壳,面则是他们身体内在。纵然他们有长在边上的「肉眼」,可以看见东南西北,但唯有拥有一颗长在「面」上的「心眼」,才能看见平面,真正用肉眼看见不同几何形状的差异。

这整串道理,不也适用于活在三维世界的我们吗?

因为相同的外表,让我们一直误以为人与人是相等的。但实际上,人与人之间相差非常多,这边指的差距,不一定是隐藏的社会阶级,也可能是思维、个性。甚至可以说,每个人之间恐怕只有外表相同而已。

但同样受限于维度,我们也少一只长在肾脏或胃旁边的心眼,能帮助我们看见这样的差异。所以,不管是平面国还是立体国,我们都有着相似的社会经历:永远有阶级制度,不存在所谓的平等;阶级永远是个倒三角形,少数人握有巨大的权力,享有最多的资源,还能继续阶级複製,世袭社经地位。

在平面国,社会底层的等腰三角形只要够努力,最小的顶角就会逐渐增加,最终成为正三角形,从奴隶阶级进入正常人阶级。在正常人阶级里,每一代都会增加一道边,只要不犯错,即可代代朝成为圆形的梦想前进。这跟我们鼓吹的「努力就能有成就」的阶级流动制度非常相似。然而,当作者透过另一个角度来分析时,一切就不是这幺一回事了:对上层社会的人来说,提供一点点希望是必要的,因为只要没绝望,就不会有革命,只要有希望,就能拿来利用,巩固社会阶级制度,让底层的人无法团结一致。明明都是被剥削者,却被分化成对立的两方相互攻击。这在我们的历史、现今的社会上已屡见不鲜。

另一段令我印象深刻的是,平面国的阶级制度非常荒谬,底层阶级的人会被绑在教室里当教学标本,甚至餵他们吃东西都嫌浪费,饿死了,直接换另一个奴隶当样品还比较好。

这样还有人权吗?

埋怨的同时,我突然想起街角马路上,几位穿着运动鞋,举着自己一辈子也买不起的建案广告看板的老先生。阶级制度从来没消失,过分的事情随便抓都是一大把,只是,我们起先觉得不忍心而撇过头,久而久之要是没人提醒,就真的看不见了。

如果只到这边就结束,《平面国》也无法达到它现在经典寓言小说的地位。数次被製作成动画,连当代知名的数学科普大师 Ian Stewart 也替它写了一本注释《The Annotated Flatland: A Romance of Many Dimensions》。

作者在这短短的篇幅里,不仅止于描述阶级制度的无情,更进一步提出「阶级制度被推翻真的好吗?」的反思。

平面国曾经发生过一场「彩绘革命」。这场革命中,底层的等腰三角形几乎推翻了社会的阶级制度,一度只剩下最高阶级的圆形还在反抗而已。但这场革命,最后却因为底层阶级的人在圆形煽动下起内鬨,自我毁灭了。圆形的理由很简单:要是没有阶级制度,决定权便会落在最大的族群手中。而最大的族群是没有智商、没有能力的等腰三角形。正方形、正五边形们,诸位愿意被这些人统治吗?

比起作者当时(一八八四年)的时空背景,生活在网路时代的我们对这段话或许会更有感触。

虽然民主很好,但群众的盲目、不理性,有时候反而阻碍了社会的发展。更进一步地想,或许阶级制度终究不是某些人刻意製造出来,而是如同树木生长一样,自然而然的演进过程,就算我们把一边的阳光遮住了,它还是会绕过那块阴影,从别的地方探头出来。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这本小说除了丰富的寓言意义外,同时还是一本被誉为大学生都该看的,关于解释维度的最佳範本。包括了数学、小说、哲学、文学(抱歉如果没有的话,是被翻译者毁了)。

买一颗健达出奇蛋,或是一捲七合一任天堂卡带,或者一台贵夫人多功能果菜汁机,都没有这幺划算吧!

不容错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