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不起我很累‧堂哥揭露子慧常被打骂

2020-07-04 179人围观 ,发现16个评论
对不起我很累‧堂哥揭露子慧常被打骂(吉隆坡2日讯)就读吉隆坡尊孔独中的18岁女生洪子慧(前译洪紫慧)週一凌晨在公寓的住家坠楼身亡前,曾发手机简讯向堂哥告别,简讯内容只写着一句:“对不起,我很累了。”,而这也成了她最后的遗言。死者堂哥披露,子慧过去也曾多次发简讯指自己常遭母亲打骂,甚至曾被扯脱一把头髮,以致她活得很辛苦,并因此曾想寻死。死者堂哥週二在国大医药中心太平间透露,子慧在坠楼身亡前一天的晚上11时,传了一封简讯给他说:“对不起,我很累了。”他在接获这封简讯后,曾尝试致电联络她,但没人接听。“没有想到数小时后,我就接获子慧坠楼身亡的噩耗。”他指出,在这之前,子慧于今年6月学校假期前,曾发简讯给他,并声称她活得很辛苦。亲友指性格倔强“子慧表示在这几年来,身心和思想都受到母亲影响,并指自己好累,快撑不下去,但另一方面,她又担心若自己寻死,姐姐和父亲将需承担她离世的痛苦,因此,她最终打消寻死的念头。”他说,在6月的学校假期,子慧也曾单独搭巴士南下柔佛新山找他和妹妹,在她逗留新山的一个星期,他一直带她到处逛街走走散心,之后她表示从来没有这样开心过。此外,一名死者女亲友指出,死者性格比较倔强,可能是因为长期受到家庭因素的影响而自我封闭,变得叛逆和内向,不愿和家人沟通。堂哥:申诉遭亲人摔地踩腹死者堂哥声称,子慧曾申诉说,在学校假期前曾遭母亲扯头髮,并将她摔倒在地,然后用脚踩她的腹部。他说,子慧来新山找他时,看到她头部有一小撮头髮没了,用手按了一下死者秃头的位置,结果她大喊疼痛,并告诉他曾遭母亲扯头髮。他也说,子慧指她的成绩一向来都不错,但母亲还是对她的成绩不满意,甚至有时还会打骂她。二伯:母不喜女儿联络男家子慧二伯指出,死者母亲向来不喜欢子慧和其他弟妹跟男方家人联络,甚至在没有通知他们之下搬家几次,似乎要逃避他们。“死者和姐姐都是偷偷打电话联络我们,我们才知道她们的下落,并找他们。”父从英返马出席葬礼他也说,当他知道子慧坠楼身亡后,当天即刻赶到现场了解情况,但受到女方家人拒绝。他指出,对于死者母亲要如何安排她的身后事,他们一概不知。由于担心死者母亲静悄悄前来领尸,所以週二早上7时就前往医院太平间等候。“我们也不知道子慧甚幺器官捐献给人,只有她的母亲才清楚。”他还说,死者小时候由他和家人照顾,所以对死者疼爱有加,虽然居住地点有一定的距离,但偶尔还是会找死者,并买食物给她吃。“子慧的爸爸身在英国,将会在週二下午1时抵达大马,出席子慧的葬礼,并了解情况。”此外,死者的母亲週二下午11时30分,在两名女亲友的陪同下,前往医院太平间办理认领尸体手续,她在认尸时不禁失声痛哭。证实坠死警:无刑事因素法医剖验报告显示,子慧的死因是因从高空坠下而毙命,并没有任何刑事因素,因此警方将此案列为猝死案处理。蕉赖警区主任莫汉星说,剖验报告显示,死者身上的伤势及死因是高空坠下所致。此外,死者週一坠楼身亡后,蕉赖警方曾找她母亲录供。据了解,当时对方声称,子慧最近面对考试压力。不过,警方仍会向死者亲友、师长及同学等录供,调查死者是否还有面对其他问题。坠楼前外出并无异样死者的一名女性好友指出,死者在坠楼当天的中午时分,还跟她一同外出,但并没有异样,对于死者坠楼,她感到意外和难过。这名友人说,案发当天的傍晚6时,死者告诉她週一要考试,所以要早点回家读书。“死者以前是她的同班同学兼好友,之后死者念初中三那年转校,便很久没有联络,直到最近才开始恢复联络,并相约出来会面。”她说,死者很少向她倾诉所面对的问题,只是曾向她提过面对家庭问题。疼爱子慧继父否认虐打洪子慧的继父陈沛(39岁)否认妻子曾扯女儿的头髮及脚踩其腹部,“女儿的外婆、阿姨及姨丈每天都会在家,如果妻子这幺做,他们一定会看到,也会阻止,可是我却从不曾听他们说过。”他说,他虽然是子慧的继父,但他与妻子一样,非常疼爱子慧,对6名孩子一视同仁,从不偏袒。“子慧与弟弟的零用钱是一样的,有时甚至比弟弟还多。”他还说,子慧是聪明的孩子,考试成绩优越,夫妻俩为了女儿有更好的未来,在她中三后,决定为她转校,让她有更好的学习环境。“子慧的中文造诣高,我们认为让她学习中文,会更加合适,可以让她有更美好的将来。”他反问,如果夫妻俩不爱子慧,根本不会重视她的学业。少打孩子注重教育继父陈沛说,子慧在坠楼前,曾3次高声大叫“妈咪”,“如果子慧讨厌自己的母亲,不会在坠楼前一刻喊叫母亲。”他说,其家里的藤条是用来“恐吓”孩子,但他与妻子鲜少打孩子,“子慧是年轻人,不时会顶撞父母,但是我们很少打她的。”他还说,他教育孩子的方式是希望他们用功念书,应该把时间及精神多花在课业或学校的课外活动,例如到佛堂,而不是看电视或外出闲逛。不满男家教育方针陈沛认为,他与妻子教育孩子的方式与子慧亲生父亲家人的做法有一点不同,“我不太喜欢子慧的堂哥带她到迪斯哥,因为这样会影响他的学业。”他说,他也不喜欢子慧男方的亲人2年前买手机给女儿,令她时刻都以手机上网、简讯或致电给朋友。“他们的做法与我俩的教育方针背道而驰。”同时,他也透露,他是透过妻子才获悉女儿在6月的学校假期时,从吉隆坡南下新山找堂哥。“当时我虽然不满意,但回想女儿已经18岁,需要自由,而且对方也不会伤害她,才答应让她去新山。”继父:将追究男家指责死者继父在电访时指出,男方家人在报章上的指责是在诬衊他和妻子,并会针对男方的谈话追究到底。“死者是跟我和妻子住在一起,他们男家甚幺都不懂,对于他们的诬衊,我受不了。”他也说,对方的指责简直一派胡言,而且这样说他和妻子,是根本没有证据,所以他不会罢休。此外,他也会于週二下午2时,在蕉赖火化场针对男方的指责召开记者会向媒体澄清。同时,死者的遗体将会在下午4时火葬。父母:子慧是失足非自杀陈沛及妻子黄桂香(42岁)皆认为子慧不是自杀,极大可能是失足。不过,一切有待警方作出深入调查;调查报告将在两个星期后出炉。黄桂香说,子慧曾向她投诉身份证上的照片“包包脸”,非常难看,而她现在属于“V脸”,变美丽了,所以她想换身份证的照片。子慧喜欢攀爬露台“她非常爱打扮,因此不会选择这样的方式了结生命。”她说,案发前,她在赶工,子慧则在温习功课,还自拍了温习功课的照片上传到网上,根本不会自杀。“子慧喜欢攀爬露台,还经常把校鞋拿到露台外晒。我因为这件事情谴责她,可是她目前处于叛逆期,根本不听我的劝告。”她还说,有时候家人外出,子慧忘了带钥匙,经常通过邻居的露台攀爬到自家露台,“我已经骂她无数次了,可是她就是不听。”她也说,他希望外界或者子慧亲生父亲的家人不要胡乱揣测女儿的死因,因为这是一场没有人想要发生的意外。与此同时,陈沛也说,他居住在公寓3楼,从露台望下,可以看见2楼露台的屋顶,而他们晒在露台的衣服经常被风吹到2楼的屋顶,“孩子们经常会爬出去捡衣服,我相信子慧可能是不慎失足。”他还说,子慧的事件是一场意外,“她若自杀,并没有留下遗书,而且在案发前她还把书本级课业留在桌子上。”他也说,如果子慧亲生父亲的家人认?她是自杀的,可以等待警方的调查报告出炉。“我会保留法律追究的权利。”公公离世面书流露思念情洪子慧与公公感情甚佳,以致公公于今年5月离世,让她很是伤心,更在面子书上抒发了她对公公的不捨。洪子慧的面子书鲜少提及家人,面书上除了一张她“偷偷上载"的姐姐和妹妹外游照片外,另一张照片相信是其年迈公公卧病在床的照片,及她给公公的留言。洪子慧在张贴的照片写道:大人都是大骗子……明明答应过我你会好起来……明明答应过我你会照顾好自己……明明答应过我你会好起来然后叫我姐做生日蛋糕给你的……为什幺骗我……啊公可不可以回来……不要走……洪子慧在这张照片的留言,透露了她与公公的感情甚亲密,以致她对公公的离世的不捨。除了公公外,洪子慧的外公相信也在今年1月逝世,以致她也留下这一段留言:今天走完街回家就收到外公死讯,真的很惊讶.....。一个向来很健康的老人家竟然突然去世了.....,大家真要珍惜身边人,下一秒发生什幺事,我们真的不可以预算的.....。这两位老人家的离逝,未知对洪子慧有没有造成打击,唯从她面子书上只提及这两名老人家,显见他们是她很珍惜的家人。洪子慧在面子书上也提及其外婆陪她出席家长日的情景。洪子慧在面子书上一些“不满"大人的留言:其实所谓的大人~不是都小孩子过吗?为什幺还不了解我们~总是说我们做错难道你们大人就没做错过吗?真可笑~:我真的应该“'谢谢"我家的大人们 “谢谢"你们让我不相信爱情因为你们让我明白结了婚还是会离婚“谢谢"你们让我不会轻易在别人哭泣因为哭泣不能解决问题“谢谢"你们让我明白了社会的现实“谢谢"你们让我了解大人不一定是对完的请给自己一个活下去的机会,任何人若有解不开的心结,请联络心灵扶助协会(Befrienders)03-79568144或03-79568145(24小时热线)www.befrienders.org.my。‧2013.07.02
不容错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