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师分析「人性矛盾」:人们为什幺痛恨比较,却又难以不去比较

2020-07-09 665人围观 ,发现87个评论
心理师分析「人性矛盾」:人们为什幺痛恨比较,却又难以不去比较

文/谘商心理师 陈志恆

你是否常羡慕别人拥有好的外貌、能力、收入、职位、学历、财富、关係……等,却又讨厌自己老是爱比较。

你明明知道比较无益人生的幸福,但又想努力追求些什幺,好让在别人面前能抬起头来,这也是比较。

「人比人气死人」,这是人人都同意的一句话。同时,谁又能超脱比较的境界,不在意别人的眼光,不在意别人的表现,不在意自己与别人相比起来,多了什幺或少了什幺?

比较而生的嫉妒,会让自己看到自己的不足,因而感到无力又生气。比较而生的优越,会让自己感到有价值,因而显得高人一等,但又担心其他方面会被比下去。

人们总是很矛盾,既痛恨比较,却又难以不去比较。比较,似乎是人类的天性,无所不在。

「比较」让人压力山大:努力追求,只为了持续赢过别人的优越感

行为经济学家研究人类的生活满意度或幸福指数,发现一个人如何定义自己的快乐,常是透过与他人的比较而来的。所谓「不患寡而患不均」便是如此。

当大家都没饭吃,日子过得虽苦,但心里不会很不舒服;若发现邻居多了一些米,日子仍然过得苦,但心里却很不是滋味,因为你有我没有。

住在富豪社区里的有钱人,过得看似丰足的生活,照理说生活满意度很高;当某人换了新车,而我的车虽然也名贵,但不是全新的,生活满意度立刻下降。

于是人们得更努力工作,赚更多的钱,即使经济上不再匮乏了,但那不想比输人的心态,驱使着人们停不下来。 赢过别人的正向感受通常不会持续太久,你得继续努力追求赢得更多,以延续那优越感,这就是所谓「快乐水车」效应。

因为比较带来的压力如此大,所以政府为人民打造一个公平正义的社会是如此重要,让人民可以如处在乌托邦般知足常乐。也因为比较是人性的一部份,有权势者便利用比较来操纵人们的行为,让人们成了为他们卖命的奴才。

以职位论薪酬、以绩效论分红、督考排名、记功嘉奖、表扬大会等制度与形式,让人们在竞争中不敢怠慢。在低位者因羡慕或嫉妒而更奋力争取佳绩,在高位者因害怕被超越而更加倍努力。有权势者则在远处旁观着这场人性游戏而坐享其成。

在过去资源有限的时代,比较确实有其必要性。你不去注意你所拥有的资源是否比别人少,你存活的机率便比别人低。

然而,现今是人类有史以来资源最丰沛的时候,我们不再会因资源匮乏而小命不保(至少在大部分开发中国家以上的世界是如此)。那幺,我们何需再比较呢?我们讨厌比较,却又难以停止比较。

「恐惧教育」的洗脑,让我们成为内在匮乏的大人

常听到学生告诉我:「父母老爱拿我跟别人比,什幺都要比」。而身为父母的则常说:「我们才不是爱比较的人,只是不希望孩子输在起跑点」。在意输赢,就是比较呀!

父母口口声声说没比较,但言谈中却处处流露出比较的讯息。例如,时常在孩子面前,提起某某人考上哪个大学科系、哪个亲戚的孩子现在在哪里高就、目前年薪多少、谁又与什幺家世背景的对象结婚……等。殊不知,孩子听了都感到格外刺耳,因为这就是比较。

过去,是因为外在资源匮乏才需要比较,这具有生存的价值。 而现在,物质生活无虞时仍要比较,显示的正是内心的匮乏。内心的匮乏透过「恐惧教育」的一系列信念规条代代相传,代代洗脑,把孩子也形塑成一个内在匮乏无力的成人。

内在的富足才能让人超脱「比较」

为什幺需要比较?因为内心很匮乏,所以需要透过见证自己比别人表现好一点,拥有多一点,来证明自己的内在价值。但是,一旦做了比较,却又暗示着自己是不足的,才需要比较,于是我们痛恨比较。我们便永远被困在讨厌比较与不得不比较中鬼打墙。

比较有助于生存,却也是现代人烦恼的来源。如何跳脱讨厌比较却无法停止比较的无限迴圈呢?唯一的途径,便是让内心变得强大吧!

当你的内在是丰盛富裕的,你便无需要比较,也能感受到自己的价值;当别人拿你做比较时,你也能从容自在、不动如山,因为你的内在是充满安全感的。

对于从小受到恐惧教育洗脑的我们,匮乏无力感早已深植心中,并非一时片刻能撼动的。这得走上自我疗癒的历程,透过心理治疗、各式成长课程、身心灵修练与大量阅读,逐一地深入探索自我,一步一步地觉察自我,层层清理内心匮乏无力的信念,重新架构起丰盛富裕的内在价值感。这个历程非一蹴可几,但却能让我们重新活过来。

此时此刻,我们可以做的,是时时刻刻提醒自己,避免把内心匮乏无力的讯息,有意或无意地传递给我们的下一代。我们可以让孩子如实地认识这个世界以及周遭的人,但要避免让孩子受到任何形式的比较,以使孩子能感受到自己正是独一无二的,个人的重要性与价值感不需要透过任何比较来证明。

同时,我们要教导孩子有着一份欣赏的眼光 ,欣赏自己的独特性,也欣赏他人身上的美好。欣赏能让我们品嚐到世界的风光与丰富;而比较带来的嫉妒,则让我们感受到世界的丑陋与危险。

不容错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