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师周慕姿:想让自己快乐,先找出綑绑着自己的「文化缠足」

2020-07-09 293人围观 ,发现25个评论
心理师周慕姿:想让自己快乐,先找出綑绑着自己的「文化缠足」

绮茵面对丈夫长期、多次外遇,且对待她相当不尊重、轻蔑,其实已经忍受很久。

绮茵说:「我觉得我们之间已经没有爱了。在家中,我永远是要待在家里照顾家、照顾小孩的黄脸婆角色,而他可以自由自在地到处去,我其实已经厌倦这个角色。我自己有经济能力,也不觉得自己没他不行。但是我很在意社会对离婚女性的看法,连我自己都觉得,『离婚』代表这个女性可能是失败的,而且,好像我是『被抛弃的』。这些别人的眼光,让我无法忍受。』

从绮茵的例子,可以看到「自我的需求」如何被那些一直传承下来的裹脚布綑绑着,以至于无法做自己最想要的选择。

绮茵很清楚,自己已经不想留在这个婚姻里,不想被当成「工具人」。希望自己可以不再被轻蔑地对待,可以被尊重、被爱护,但却因为他人的眼光,而无法做出自己最想要的决定。

这时候,或许我们就应该把裹脚布指出来,了解它的面貌,清楚它影响我们的方式。

婚姻不等同于女性价值

就绮茵的状况来说,「裹脚布」有两个部分:女性若婚姻失败,就是一个「失败者」,以及,当离开一段关係时,女性容易觉得,或是被别人觉得,自己是「被抛弃」的。

但,这是为什幺?男性为何不像女性,容易有这样的感受,或被别人这幺评价呢?

社会上对女性的期待,是「必须经营一段成功的关係」,男性是「必须要有成就」,因此「离婚」,在社会眼光中,对男性而言,只代表他生命中的一个面向;而对女性,则可能等于她生命中几乎全部的面向。

婚姻的好坏,可能就影响别人对女性的定义。

但实际上,社会风气不停在改变。不过, 有时候,最困难改变的,并不是社会,或是身边的人对女性的看法,而是我们内化了这个「裹脚布」,把它用来綑绑我们自己的内心。

如果女性自己也认为,「离婚」等于「失败的自己」,就会更放大他人对自己离婚的看法。

但实际上,以现在的社会而言,每个女性的长成,绝对都不是以结婚为前提去学习、培养的。

女性一样有求学阶段,培养自己的兴趣与专长。就职后,有自己的工作生涯,累积了经济能力,拓展了朋友圈……婚姻与孩子,其实只占了长长生命中的一部分。

如果婚姻等同于女性价值,这不是很弔诡吗?

离婚不等于被抛弃

另外,关于「离开一段关係」,女性会感觉到自己是「被抛弃」的,似乎自己是比较无力、不好的,使得有许多女性更难离开一段关係。

即使那段关係让自己非常失望,却会担心自己不好,难以找到更好的关係,因此「没鱼,虾也好」地留在原地忍耐。

但实际上,「被抛弃」这个概念,也是一个社会加诸在女性身上的裹脚布。

例如,若饲养宠物的主人,丢下饲养的宠物不管,我们会说宠物「被抛弃」。父母丢下小孩不管,而小孩还小,还需要父母的照顾,我们也可能会觉得小孩「被抛弃」;可是,如果小孩已经长大,例如已经是三十多岁、有经济能力的男性或女性,而父亲已经六十多岁,父亲对孩子说「我要跟你断绝父子关係」,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会觉得孩子被父母抛弃吗?

我相信大部分的人都不会这幺觉得,为什幺呢?

因为比起父母,长大成人的孩子,可能拥有更多的资源,也能够照顾自己。特别是,若今天两人在平等的位置,关係断裂时,只会让人觉得「两人分开」了,而不会觉得「谁抛弃了谁」。

只是,不论是情歌、媒体的戏剧呈现,或是社会价值观的灌输下,当男性与女性分开时,时常会认为女性是「被抛弃的」。

这代表着女性一直是较为「弱势」的一方,不能照顾自己,甚至「只能被选择」。两边的优劣就在这样的裹脚布下,让女性不自觉地认为自己需要有一段关係,需要依赖男性,才能是一个「被社会肯定的人」。

但现在女性多半有自己的经济能力,甚至可能比男性更好,也有面对生活、解决问题,以及照顾自我与他人的能力。

当实质上,并非没有对方就会活不下去,又何来「被抛弃」之说?两人分开,也只不过是彼此爱的消逝,或是目标不同,无法相处的结果而已。

所以, 当女性需要离开一段关係,记得,那与你的价值无关,也不是因为你不够好而被抛弃,只是因为:或许你们彼此已经渐行渐远,不再适合,而这是你为了自己的幸福、快乐,所做出的决定。

列出綑绑你的裹脚布:那些「应该」与「一定要」

那幺,要怎幺知道,现在綑绑着我自己裹脚布是什幺呢?

首先,我会建议你,先重新评估你现在的生活,思考有多少决定与选择,是因为「你自己真的想要」,还是「为了别人的想法、感受」等做的决定。

面对是因为「别人」而做的决定时,练习列出自己「害怕」的理由,然后问问自己:「为什幺我这幺害怕这个?这对我的影响真的有那幺大吗?」

以绮茵的状况为例:

◆ 目前的生活,我是不满意的,状况是:

先生长期外遇,对我不理不睬,且对我态度轻蔑。我在家就像工具人,但又被绑在家里。

◆ 我真正想要的改变是:

我想要让自己快乐,过自己想要的生活,不想要忍耐别人对我不尊重的态度。

◆ 我目前做的决定是:

留在婚姻里面忍耐。

◆ 我现在做的这个决定,是为了别人,还是为了自己?如果是为了别人,我的害怕是什幺?

是为了别人,因为我害怕的是:我怕别人觉得我婚姻失败、是个失败者。我觉得自己很像是比较差的、是被抛弃的。

◆ 这个「担心」对我实质上的影响是什幺?请详细列出。

回娘家的时候,可能必须面对邻居的指指点点、亲戚的询问,或父母的不谅解。别人可能会觉得我有问题或很可怜。

◆ 如果我做了我真正想要的决定,实际上会有的影响(结果)是:

可能需要面对一些不熟的人的询问或怀疑,但其实父母知道我的状况,对于我要离婚的事情,也是支持的。朋友其实也都站在我这边。不熟的人跟我的交集很少,其实也不一定很需要在意。

◆ 我是否可以因应或承受?

如果我自己能够相信:离开一段婚姻,无损于我自己的价值,或许我会更能因应这些别人的看法。

若你已夹在一个进退两难的情况,上述的问题,或许可以帮助你釐清:

你真正想要的是什幺?

綑绑你的裹脚布(从社会因承的价值观)是什幺?

但若你并没有一个明显清楚的「问题」或「困境」,只是长期觉得自己在他人的期待、需求下疲累不堪,或是不停重複同样的困境,例如同样的人际关係模式等,我建议你可以用以下的练习,找出「綑绑你的价值观、信念」:

我应该……

我一定要……

我不能……

以这些句子开头,找一个可以沉静下来、一个人的空间。做几个深呼吸之后,让自己开始书写。

请尽量自由书写,挖掘出你的「内在信条」。 这些「应该、一定要」,多半都是后天的训练,是一种无形的裹脚布,影响着你的每个决定与作为。

努力挖掘,你会越来越了解你自己究竟被哪些东西「困住」。

面对你的罪恶感:找出你的负面信条

或许当你发现那些綑绑你的裹脚布──也就是他人灌输给你的信条时,你已经开始想要摆脱这些束缚,想要开始做出不一样的选择。

但你发现,当你想要做出和以前不一样的决定时,你会出现「自我责备」、「自我怀疑」的声音,于是,你内心「习惯性的罪恶感」,可能会把你困住,让你最后还是做出与之前一样的决定。你可能因而对自己失望,觉得自己无能为力。

「面对罪恶感」或许是摆脱这些裹脚布最困难的事情。 你或许会这幺想:「如果大家都这幺做,或者,大家都期待我这幺做,那幺,我真的可以做自己的选择,而不会变得『自我感觉太良好』,甚至『自私』吗?」

因此,我们需要去面对这个「罪恶感」,辨识它的模样,以及它如何影响你。并且,让你了解:就算面对这个罪恶感,你仍然有力量可以做出自己的选择,而不是完全被这个罪恶感给綑绑,变得只能选择「安抚这个罪恶感所产生的焦虑」或他人期待的方式去做。

接下来,你可以依照我们的练习,检视属于你的「罪恶感」,是如何成为你的「隐形裹脚布」,随时控制你的行动。

检视你的罪恶感

当发生了一件事,你并不想依照别人的期待去做。你想要拒绝,但却有些犹豫,或是你拒绝了,但内心却觉得很不舒服,那幺,你就可以开始做这个练习。

例如,住在婆家的语纹,大年初二想要回娘家,但是婆婆却希望语纹当天留下来帮忙做饭,因为语纹的小姑们都会回家。语纹觉得这对自己是不公平的,自己难得可以回娘家一趟,但内心却犹豫自己是否可以拒绝婆婆。

◆ 你内心的罪恶感是什幺?请写出完整的句子与你的感受。

例:我觉得我好像应该要做到婆婆的期待,不然她会失望,而且她可能会生气。我觉得让婆婆生气的我,似乎不是一个好媳妇。

◆ 问问你自己,如果要为这个「罪恶感」对你的影响程度评分,总分一到十分。十分是最严重,一分是几乎没有,你会为这个罪恶感评几分?

例:我的感觉有些焦虑、糟糕,这个罪恶感会影响我的决定,所以我觉得有七分。

◆ 为什幺会出现这个罪恶感?是否有些裹脚布信念造成你的罪恶感?

例:因为我觉得身为媳妇应该要听婆婆的话,而且我也觉得让别人失望似乎是一件不好的事情。

◆ 这些裹脚布信念是从哪里来的?是现在会有别人这幺要求你,还是不一定有别人要求,只是你自己这幺觉得?

例:可能大家都没有明着说,但隐约对我有期待,而我也觉得自己好像应该要这样做。似乎从我小时候就觉得「不可以让大人失望」,而我对于媳妇的角色期待,也让我觉得似乎「应该」要这样做。

◆ 如果你不照做,你会对自己说什幺?

如果我没有照做,我可能会对自己说:「他们一定觉得你很自私。」「很不替别人着想。」「是个不体贴的坏媳妇。」……

当你回答完这五个问题,特别是回答了最后一个问题时,你可能就会发现你的「负面信条」,而 「负面信条」是造成我们内心罪恶感的重要关键 。

当你有能力找出自己的负面信条,你才能有机会重新检视:这个负面信条,是真的吗?你是否还要被这个负面信条所綑绑,让自己的人生受限呢?

列出你的负面信条

做完「检视你的罪恶感」练习后,或许你对内心的裹脚布有更深的了解。当你不想完成「应该」、「一定要」的责任时,内心出现属于你的负面信条(自我监控)是什幺?请试着列出。

例如:

★ 我不应该拒绝婆婆。这样,她一定觉得我很自私,不是个好媳妇,别人一定也会觉得我不懂事。

★ 身为全职妈妈,我不应该试图找人帮我一起带小孩或做家事,这代表我没有尽到我自己的责任,过得太爽。

★ 身为妻子,我不应该一天到晚让老公外食,都不煮饭。这样,我没有尽到我自己的责任,老公也会对我失望。

……

试着列出那些会让你产生罪恶感,在内心监控你、责备你的「负面信条」。让你清楚了解:会影响你的决定、判断,箝制你的行为,究竟是哪些声音。

唯有练习辨别,我们才有机会摆脱。

面对你的负面信条:你是否可以有其他选择?

当你觉察那些别人綑绑在自己身上的裹脚布,并且练习辨识自己的罪恶感与负面信条后,你可以开始问自己一个问题:

「这些信条,我非得相信或照做不可吗?」

面对「我应该」与「我不应该」时,或许你我从来没有怀疑过,这些「应该」究竟为什幺「应该」。带着这些过往一层一层缠上的裹脚布,我们或许从没有质疑过,这些「应该」,究竟为什幺让我们深信不疑。

因此,在这一个章节,我鼓励你开始练习面对你的负面信条,重新思考:「我是不是有其他的选择?」

面对负面信条

检视你内心的那些「应该」与「角色期待」,并且问问你自己,这些信念是怎幺来的?

◆ 例:为什幺我会觉得自己「应该」要做些什幺,特别是为了别人?这个信念是怎幺来的?

可能因为在我的成长经验中,我时常被提醒,如果不按照别人的要求去做,就得面对别人的情绪、愤怒或责备,甚至可能会破坏我与别人的关係,那让我觉得自己很糟糕,所以我习惯觉得「自己『应该』要为了别人牺牲」。

◆ 如果按照那些「应该」去做,做出这个决定后,你的感受是什幺?会对你与身边的人造成什幺影响?

如果我最后按照婆婆的期待,大年初二留在家里帮忙煮饭,迎接小姑回来,我会觉得自己很委屈,觉得大家都是人生父母养的,为什幺自己要这幺牺牲,过年不能回家看自己的父母?

这个决定,虽然会让婆婆满意,但是我会觉得很委屈、很难受,觉得我的感受没人重视,而且我也会气我自己,还有气提出这个要求的婆婆,觉得她很自私。这个决定会让我觉得自己很没有用,也会影响我对婆婆的观感,影响我与婆婆的关係。

◆ 如果不按照那些「应该」去做,会发生什幺事?你是否承受得住?

现在的我,如果不按照婆婆的期待去做,她可能会不开心,说不定亲戚也会知道,可能会影响对我的看法。

他们对我不开心,会让我焦虑,但是或许不会这幺严重地破坏我和婆婆的关係,因为大部分时间我都住在婆家,她知道我其实做了不少事。

我不希望我的委屈让我变得很难留在那个家。如果我的拒绝,可能会让婆婆不开心,或许我不需要太过在意,因为她期待我留下来帮忙,所以面对我的拒绝,会失望、不开心是正常的,我或许不需要太把这件事情、她的情绪,当成我自己的责任。

给所有忘了好好爱自己的女孩们

《他们都说妳「应该」:好女孩与好女人的疼痛养成》

心理师周慕姿:想让自己快乐,先找出綑绑着自己的「文化缠足」

这里买

不容错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