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负债百万,只为了让坪林茶乡变身成「零农药生态村」

2020-06-17 978人围观 ,发现31个评论

高速公路上,车子沿着笔直的道路呼啸而过,游客的眼神也直指终点。雪山隧道的开通串起台北宜兰生活圈,在便利的高速公路之下,寂寥的乡镇街道中传来阵阵茶香。说起北部茶乡,你还记得这个地方吗?

坪林,当年是「九弯十八拐」的必经之地,如今看着「茶叶一条街」,便能感受到时光铸造的时代更迭。就读台大城乡所博士班的黄柏钧看见了这样的坪林,试图以保留文化地景的方式让坪林活出价值。他进而创办台湾蓝鹊茶,秉持无农药契作的信念,更强调对土地的关怀, 「有一天,我们能以自己的品牌为傲!」

说起最初的构想,一切的起点来自政府的多元就业方案,劳委会找上当时担任中华鸟会秘书长的黄柏钧,请该组织辅导坪林茶农成为赏鸟解说员。但柏钧和当地茶农接触后,许多茶农表示「种茶是自己最擅长的事,这一生只想种茶。」茶农坚定地回应使他深入思考,究竟怎幺做才能顺应在地的发展,达成有效的城乡发展。

「虽然想种茶,但游客却越来越少。」契作茶农之一的傅连富提到,自从雪山隧道开通后,买茶的游客仅剩以前的10%,由于当地观光财流失,再加上雪隧开通后缩短来往台北的时间,当地居民也从6000多人降至3000多人,不论外地游客或是在地青年都在和这座茶乡道别。 「我们提出的方法是『品牌』。台湾的茶农非常强,却不敢说出自己有多幺厉害。」柏钧振振有词,语气中感受到他的骄傲与惋惜。

鸟会出身的他便以自己的领域与茶农结合,构想做一款「鸟茶」, 「台湾蓝鹊不但能代表台湾,独特的『巢边帮手』生态习性也十分符合大家族型态的製茶产业。」

在蓝鹊的世界里,当鸟爸妈产下宝宝后,阿姨叔叔伯伯们会帮忙一起孵育牠。这种制度也和茶农们的生活不谋而合,许多茶园由家中长辈一代代传下来,面积广大的茶园及複杂的製茶程序也需要家族中每一位成员共同付出得以完成。

「小时候一下课就要赶快回家里茶园帮忙,到了採茶季,学校甚至会有『採茶假』咧!」出身茶农世家,傅连富俏皮地说自己以前是「有空才去上学」,其他时间都待在家里帮忙。当採茶季来临,长辈们在茶园和茶厂里忙进忙出,家中的日常琐事就必须由小孩子们一手扛起。

「我七岁的时候就会煮菜了!」傅大哥的双手如行云流水般在茶叶和茶具中穿梭自如,熟练的动作是他多年来的功夫,让用心栽培的茶叶们获得最顶级的对待。

他负债百万,只为了让坪林茶乡变身成「零农药生态村」
茶农们熟练而温和的翻动茶叶,岁月也如茶叶般在这茶园中随时间增长。

乐天派的柏钧说起对城乡规划的理念,收起一贯爽朗的笑声,认真详述他心中的核心价值。 「台湾以代工闻名全球,但是只做代工永远无法翻身。透过品牌我们能创造自己的价值,并且保护在地。」这一说,彷彿也道尽其他产业所面临的问题。

「我们以较高的价格买下茶农的茶叶,以推动有机契作。」热情的柏钧拿出他做的投影片,细细地向我解释。由农业生产者和环境保护者共同订製市场价格,虽然售价较一般茶叶高,却也透过产品向消费者传达土地环境的重要性,进而改善低价竞争的商业模式。

「喝喝看红玉,闻起来有一种肉桂香,而且能喝到茶的甜味。」红玉茶色澄红,在灯光的照耀下更显晶莹剔透,口感温润不苦涩。柏钧热情地向我们介绍不同的茶种,席间他自己也爱不释口,反覆泡了好几杯。看着如此乐天的柏钧,不禁好奇他是否也经历了一番苦战才嚐得这茶香,我进一步询问在这期间是否曾遭遇困难?

「当然有喔!我一开始就负债两百万欸!」原来与茶农洽谈初期,原本合作的盘商中途落跑,他一肩扛下所有的资金,用青创贷款了两百万,蓝鹊茶才得以获得茶农的信任,共同契作。纵使现在已能笑笑的讲起这件事,但对一个创业者而言仍是极大的挫折。 「这也是我们公司名字的由来,因为我收购了八百斤茶叶,哈哈!」

目前已有12位茶农与蓝鹊茶合作,共同生产有机或环境友善茶叶,但柏钧背后的理想更是令人佩服。坪林座落于翡翠水库上游,共有大大小小12个集水区,茶农的灌溉用水最终会流入水库汇集。若是农药残留,顺水而下,提供双北用水的翡翠水库水土也可能遭受其害。 「我们希望透过社会培力,让茶农们一个拉一个,一起加入无农药契作,有一天,我们可以收复这12个集水区,用『流域收复』让坪林成为真正的零农药生态村。」

品牌这条路不仅如活水般灌入坪林,更大的意义便是扭转资本市场中世界贸易的样态。 「使用农药虽然降低价格也提升竞争力,但是毒素却不断的沈积在土壤里,大国以便宜的价格获取利益,沈重的生态浩劫却由开发中国家来买单,实在是非常不公平。」透过品牌,提高产品的质量,试图改善以量制价的消费型态。

他负债百万,只为了让坪林茶乡变身成「零农药生态村」 Photo Crdit: 台湾蓝鹊茶
台湾蓝鹊茶举办茶学体验,由茶农与民众面对面解说茶生态。

採访到了尾声,整间办公室也充满了茶香,红玉的肉桂味和金萱的奶香丰富了五感,让人忍不住一杯接一杯的品嚐。在这幺多种茶叶之中,对茶叶已经研究透彻的柏钧觉得自己比较像哪种茶叶呢?

「我还真没想过这个问题欸。」平时对答如流的他突然慢了下来,在脑中慢慢挑选。他走到了一旁,拿起地上竹篮里的茶叶, 「你们不要以为这是烂掉的茶叶喔,这是白茶,我把她取名叫『柏钧一笑』!」白茶顾名思义是未经任何揉捻杀菁和烘焙的茶叶,闻起来充满青草般的鲜甜,喝到的是纯纯的茶味,也因为未经任何处理,白茶可沖至多达十泡,茶味清香且儿茶素含量高。

「我想我跟她一样有毅力吧,而且都是原汁原味!哈哈」听着柏钧爽朗的笑声,我想以后若有机会喝到白茶,心中便会自然而然地浮现他招牌感十足的笑容,真的是五感充沛的「柏钧一笑」!

马上前往赞助专案:台湾蓝鹊茶《茶农转作》募资计画

不容错过